第二天穆惊蛰起来,发现邵其洋已经去上班了。

    想起昨晚听到的动静,穆惊蛰摇了摇头,男主深夜伤心买醉,女主很快会知道,男配喝了...就只是喝了。

    穆惊蛰其实不太喜欢深情男配女配的设定,特别是那种一辈子因为男主女主不嫁不娶的。

    不想结婚不结还行,因为一直忘不了女主男主的,总觉得有点坑人。

    “你们中午的鸡蛋想吃吃蒸鸡蛋还是蛋花汤?”

    穆惊蛰问要出门上学的邵东几个。

    四个孩子都停了下来,邵西看着穆惊蛰直接问道,“你今天也不回家吗?”

    “回什么家?”

    “你不是要嫁人了吗?”

    “谁说的?”穆惊蛰失笑,“你们听到传言了呀,是有人提亲了,不过我没答应。”

    “真的?”邵南忍不住出声。

    “那还能是假的?是真的。”穆惊蛰看看他们,“你们想我走吗?”

    几个孩子听了,心情都忽然好了一点。

    “我们不想。”小北忍不住开口。

    邵西看了小北一眼,“我们听说是城里人。”

    “你们消息还挺灵通,是县里开车的人。”穆惊蛰点头。

    “肯定没阿姨你开得好。”小北一听立刻道。

    穆惊蛰失笑,“快去学校吧,别迟到了。”

    “嗯。”

    邵西也走了,但是走之前还丢下了一句话。

    “那你以后可别后悔。”

    别后悔了又来找他们晦气。

    原主嫁过来后,邵其海就没了,那时候她茫然也后悔了,有时候看几个孩子也不顺眼。

    虽然从没打过他们,可邵西记得。

    穆惊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摸了摸邵中的头。

    “我不后悔。”

    穆惊蛰忙着为之后的生意做准备,村里却都在传穆惊蛰的闲话,都说穆惊蛰嫁定了。

    家里人说闲话,孩子也听得到,也跟着说闲话。

    大房的福禄寿说得最欢,叫了村里的几个人,下午放学后迫不及待堵住因为值日落单的邵东。

    “结巴,今天回去将你们的包子拿出来给我们。”

    隔壁的香味,他们可闻到了,要是以前他们直接进老房子抢了,但如今都有些忌惮穆惊蛰那身怪力气和她之前的话,所以就选在外面动手威胁。

    还叫了外人壮胆,拉来的几个人已经不上学了,物以类聚,都是村子里名声不怎么好的。

    “不给。”邵东看着他们眼底阴沉,直接拒绝。

    邵福笑他,“你那后妈就要嫁人了,你嚣张什么,以后还不是我爸妈养你们,你还敢不听我的话。”

    邵东皱眉,“她说了她...她不嫁。”

    几个人哈哈大笑,学邵东结巴。

    邵东捏紧拳头想挥过去又忍住了,转身就走,却很快被抓住。

    迎头就是一巴掌。

    “死结巴,打他!”

    穆惊蛰听到同村一个孩子的通知,说邵东被打了,跑过去看到的就是邵东躺在地上抱着头,而六七个人拳打脚踢他的画面。

    穆惊蛰看着火冒三丈。

    “给我住手!”

    穆惊蛰上前,上前毫不客气就打了一顿,一个都没放过。

    “你们姑奶奶我打架得时候你们还没出生呢,敢在我面前打人!”

    作为三岁就打掉成年人牙齿的勇士,穆惊蛰对打人很有经验。

    三两下,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七个人不是打趴下,就是打跪了,鬼哭狼嚎。

    穆惊蛰看到邵东脸上的巴掌印,又狠狠补上了巴掌。

    双倍,两边都没放过,非常均衡。

    福禄寿几个或跪或坐,在穆惊蛰面前抖着,丝毫不敢动。

    穆惊蛰捡起他们刚才打邵东的细棍,那细棍是老师们惩罚学生会用的,现在到了穆惊蛰手里,挑起他们的下巴。

    “以后再敢欺负他,你们动哪只手我就断你们两只手,动哪条脚我就断你们两条脚,双倍反还,你们要觉得值,尽管来。”

    “不打了,我们不敢打了。”

    几个大的求饶。

    他们是真怕了,看穆惊蛰的眼睛就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倒是邵福大概嚣张惯了,趁着穆惊蛰不注意拔腿就想跑。

    穆惊蛰冷笑一声,没去追,狠狠一掷,细棍擦着逃跑邵福耳边,插到了他前面的路面上。

    常年踩的路面,就是拿锄头挖还嫌硬,可那细棍却直直插进去了。

    邵福僵着脸,摸了一下耳朵,看到了手心里的血,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穆惊蛰没动,拍了拍手,“你们说这细棍插到身体脖子里,会是什么样的?”

    会怎样?当然是死了。

    穆惊蛰话音落下,寂静无声。

    之前还哭的都吓得闭了嘴。

    这次福禄寿也彻底被吓到了。

    邵福最后甚至是被两个弟弟架着走的,跪过的地方有些潮,显然直接吓尿了。

    他们这动静太大,引来了一些视线,穆惊蛰没管,转身将邵东扶了起来。

    穆惊蛰把邵东扶了起来,“哪里疼?有没有伤到骨头?”

    邵东将手心里的削铅笔的小刀又放回了口袋摇了摇头,“没事,我护着头和要害。”

    挨打多了,就有了挨打的经验,知道护住要紧的地方。

    只是这次是挨打时间最短的一次。

    这些年他挨了很多打,也有很多次被人看见了,赵兰和邵大嫂都看过几次,可从来没阻止过。

    村里很多人也就是看看走开,少有人阻止,最多就是说两句。

    第一次有人用武力阻止,将他想做没做到的事做了。

    邵东低着头,眼底的杀气被复杂代替。

    穆惊蛰看着邵东嘴角的血迹,再看看他身上的脚印,心里也不舒服。

    “没事了,以后谁也不敢再动你了,谁敢再动手,你和我说。”

    按照书里的描写,五个孩子都受过一定程度上的暴力。

    邵东是受到最多的,邵福以后他们会越来越过分,慢慢的甚至不再满足只单纯打,而是越来越带着侮辱性的。

    小北是女孩,才几岁就出落得漂漂亮亮,偏又听不到声音,也没少被欺负。

    因为邵福叫来那几个人身体发育,有了歪心思,那些欺负慢慢变了味道,变成了猥谢。

    福禄寿三兄弟明知道是不好的,却被几句话一点好处给收买了。

    等邵东知道这件事后,发狠教训了那几个人,那几个人下场凄惨,可伤害已经留下。

    特别是对小北。

    老话常说,童年的不幸需要一生来治愈,而小北最后也没被治愈。
Tips:您的“阅读记录”将自动保存,手机电脑随时继续阅读。
灯笔小说提供各类免费全本小说,最新好看的热门小说
本站小说均来源于公开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