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又见秦怡

    简单来说就是,长时间的不正常转换会导致他们两个人格形成记忆,以前两人都是泾渭分明的,你今天出来,我明天出来,中间有一道无形的墙壁将他们分开。

    但是这种短时间内,频繁的强制转换会导致中间那面墙来不及修复,从而会模糊他们之间的概念,这也是两人融合加速的根本原因之一。

    因为中间的那面墙变薄了,所以两人的情绪更容易互通,也就表现在了老黑有了主人格的特点,沈辰也多了老黑身上的戾气。

    至于唐雅和老黑之间发生了关系,或者是老黑开始接受了唐雅的情感,那只是一方面,或者说是单方面的改变,甚至都算不上主要原因。

    这一刻李德阳终于将这个疑惑解开了,他就说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果然,诱因在这呢。

    “还记得去年你们时间第一次变化是因为什么吗?”李德阳问道。

    沈辰点了点头:“记得,那是因为我父母来了,情绪产生巨大的波动,当时我心里陷入了一个自我怀疑的怪圈,差点走不出来!”

    对于这件事,他现在已经能够十分坦然的面对了,虽然心里还有些不是滋味,但他们已经不能对自己产生什么影响了,属于一个正常的情绪范畴。

    “那你知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解释你们时间变化的事情?”

    “老黑说这是正常现象,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只要我情绪稳定,会慢慢恢复正常的,如果情况稳定,他的时间甚至还会越来越少!”

    这个理由他当初也听老黑说过,毕竟时间的突然改变,他不可能不问一下,毕竟他当时还蛮惊慌的。

    “对呀,从当时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你现在情绪我看也稳定了不少吧,不过时间恢复这种情况发生了吗?”

    “不光没有发生,你们现在居然还加重了这种趋势,我真怕最后......”

    话虽然没有说全,但沈辰已经明白师父的担忧了。

    照着这种情况下去,说不定他的时间真的会越来越少,两人平分时间也不是不可能。

    “那师傅,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以后,无论是什么事都不能在喝酒强制转换,这种情况一定要杜绝,其它的我在想办法!”李德阳气道。

    他现在想帮忙都有点无从下手,毕竟这也不是身体上有病,开点药还能调节一下。

    能够针对精神疾病的也不是没有,不过大多数都属于镇静效果,但这种药效对于他现在情况显然没用,毕竟他又不是疯子,天天去大街上裸奔,只能叮嘱他的习惯,避免这类事情发生,看看过一段时间能不能有所好转。

    网络上倒是有一种治疗精神的药物,脑残片,但现实里没有啊,要是有,李德阳一定会给自己这个徒弟开一副,还心里医生呢,这种情况难道预料不到?

    “好的,我知道了师父!”直到现在他才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太不理智了一些,不过他又接着说道:“不过师父,这件事你能为我保密吗?”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

    对此,李德阳不禁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回复道:“是他和你商量的吧!”

    “昨天他也和我说了同样的话,说真的,这种情况我也不想告诉你的监护人,我怕她会做出什么偏激的抉择,但话虽如此,如果后面的情况已经到了失控的情况下,我还是会选择通知她的!”

    患者的病情通知家属,这是一个医生最基本的医德,不过患者本身也有知情权和决定权。

    况且,唐雅本身的能量也很大,如果情况失控,他虽然能找来一些国内顶尖的医生,但治疗的费用总得有人出吧!

    他虽然可以不要钱,但其他医生不可能让人家免费,毕竟做医生的又不是搞慈善的,谁也不容易。

    他倒是不担心沈辰拿不出钱来,但万一呢,到时候他不清醒,总得有个人能拿主意吧!

    “那就谢谢师傅了!”沈辰笑道。

    对于他来说,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要病情还没有失控,那他现在就是一个正常人,总不能把他隔离起来吧!

    这个过程也许很快就会有结果,当然也有可能会长达几年甚至是十几年,对于这一点,没人任何人能够确定。

    之后,沈辰又被李德阳拉着去做了一个脑电波检测这才罢休。

    按理来说,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应该多请几个医生,尤其是催眠师,对他进行1对1的催眠治疗。

    其实也不一定是要催眠,完全可以在每天他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让催眠师过来对他进行催眠式的心理疏导。

    普通的心理医生对于他来说,不说完全免疫吧,但也差不多了,只有催眠师才能起到作用,浅度睡眠中对他进行一个心理疏导。

    不过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费时费力,甚至还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还要担心另外一个人格的情绪反应。

    对于他这个情况,李德阳现在没有一个好的应对方案,不过他倒是把失控后的方案做的差不多了,所以哪怕自己这个徒弟真的发生危险了,那他也有相应的措施,保命要紧。

    下午两点,沈辰坐在科室内帮着来的患者解决心里问题,一旁的李德阳在帮忙查缺补漏,对于自己这个徒弟,他还是十分满意的,学什么都快。

    照这个进度下去,明年这时候他已经能单独出来挑大梁了,当然,所谓的挑大梁指的是不会开错药的那种,至于心里疏导的效果好不好,那就完全需要经验来堆积了。

    随着手头上的位因为工作压力而导致精神衰弱的患者里开,沈辰看了一眼电脑,发现外面挂号的还有三位患者,转而点击了下一位。

    很快,科室外的广播响起,邀请下一位患者进来。

    “你好,请问......”

    还没等他说完就看清了眼前的人,正是秦怡。

    “你......怎么来了?”沈辰顿了一下才轻声回应道。

    自从一个月前,秦怡特意来找他并没有见到人后,她就一直留意着他的消息。

    刚好,前两天她突然收到消息,说沈辰已经回医院上班了,这才急忙赶过来。

    这一个月以来,她也不是没有试图联系沈辰,不过一直无果,尽管知道他在首都军区,但是她连大门就都不去,就更别提找到人了。

    所以听到他的消息后,她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心里难受,来看病,我们...有好几个月没见了吧!”秦怡轻声道,声音中充满了委屈,但又有些惊喜。

    她看出来了,这个人的眼神确实是她认识的那个沈辰。

    而一旁的李德阳一看,顿时就知道这是来熟人了。

    “咳咳,小沈,这个患者你自己接待,我回里屋了!”说罢,就直接站起身朝着里屋走去。

    很明显,他也看出那姑娘的眼神不对了,搞不好又是自己这个徒弟的风流债,还好自己将外孙女的心思给打住了。

    既然人家是来叙旧的,他自然要给两人一个空间,有外人在场也放不开,自己也尴尬。

    两人目送李德阳离开,随后沈辰整理了一下情绪道:

    “你这次来是......”

    “我一个月前去你家找过你,不过那个女人说你不在,我就是想和你谈谈我们的关系!”

    听到这话,沈辰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这件事他也知道,毕竟当初唐柔也和他说过。

    “也好,我正好也想和你谈谈,这样吧,我现在在工作,你要是方便的话,等我晚上下班后,咱们医学院门口的四季火锅店见,可以吗?”

    对于秦怡的事情,他还是决定亲自和对方说清楚,毕竟老这也不是个事。

    而秦怡一听这话,脸上顿时一喜,但紧接着她就听出了一些异样,沈辰对她的语气,太客气了。

    客气本身没什么不好的,但客气同时也在说明了一个情况,那就是沈辰刻意的和她保持了距离,代表了疏远,这不禁让她心里有些难受。

    “好!”

    “不过,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客气?我总感觉你在疏远我们的关系!”秦怡道。

    “该有的客气还是要有的!”沈辰依旧一副笑呵呵的表情回应道,不过他这幅样子看在秦怡眼中却又那么心酸。

    曾经无话不谈的两个人现在见面都已经需要这么客气了吗?

    “好,你下班,我在那个地方等你,不见不散!”

    说罢,秦怡起身离开。

    见此,他则是将手伸进了裤子口袋里,摸出了那块坏掉的腕表残骸。

    当初两人之间好像还没有那么多想法,天真的以为会一直走到最后,不过有些事,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况且,就他现在这个情况,除了唐雅那种不管不顾的人,还有人敢往上冲吗?

    他能看清自己的能力,也能预料到秦怡的想法,甚至就连秦博的态度他都能猜到一些,但他控制不了故事的走向,他不知道自己的故事到底有多长,是一年,还是一辈子。

    ......
Tips:您的“阅读记录”将自动保存,手机电脑随时继续阅读。
灯笔小说提供各类免费全本小说,最新好看的热门小说
本站小说均来源于公开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