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爱情呼叫转移

    爱而不得,他们的处境一样。虽然钟催催和Alice在一起,但是这么多年地下情也是一种摧残,一个爱而不得人,一个爱而不得她的家庭。

    喝到最后,钟催催一个字都没套出来,反而被阿里先生问了个便,从恋爱到地下情,事无巨细。偷鸡不成蚀把米,钟催催又被Alice很K了一顿。

    这回爱情又转移了,从阿里先生身上转移到钟催催这儿了。

    白骨精一脸无奈,这些未婚人士太闲了!像她一样每天周旋在两个家庭之中,就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了。她虽然还相信爱情,但已经觉得俩人牵手是左手牵右手了。

    “你干的好事!话没要出来,人倒是快抑郁了。”

    “呵呵,千万别!有一个就够了。”

    抑郁症这个恶魔有一个就够够的了,许君被他妈折磨了这么多年,抑郁症已经遍布在全身每个细胞,那些说他高冷说他面瘫的人,都不知道他心里那些脆弱的部分,一个无理取闹把孩子当工具人鸠占鹊巢的母亲,许君从小就在白眼和折磨中长大,所有的情感都藏在心里,不能伸张,不能有好朋友,甚至只能选择他妈认为对自己有益的女朋友,他对他妈已经忍耐到极限。

    过犹不及,许君母亲对他的伤害已经如狂风过境致使他心里寸草不生。抑郁症已经如影随形,以前Alice被许招娣和许赫拜托,多看着他,现在有了洛心似,A lice也总算松了口气,只不过没想到程女士的私生子又来捣乱,让许家再次慌乱不堪,许君也不停的奔波,恰巧洛心似又要备战金手指决赛,A lice一边要协助二姐夫调查程序,一边还要留意许家,珺先公司,还有洛心似,现在阿里先生也来了一出无力感情感交织的大戏,她觉得自己快要四面楚歌了。

    “非要招惹他,哪壶不开提哪壶。主设计师和辅助设计师换班被情感考验,咱这比赛还真是一波三折。”

    “关键俩设计师都和初阳有关,丰泽这是针对他俩选的人吗?”

    白骨精和Alice对于初阳又气又恨,好好的姑娘本来只是有点野心而已现在往坏女人的路上越走越远,怎么看都无奈。

    “上次她影响了小河豚,这次会不会影响阿里先生?毕竟丰泽这事屡见不鲜,每次金手指比赛他们都使手段。”

    “影响肯定有,光是初阳人在那里不用说话对阿里先生就是考验。但没办法,如果不让他参加他就会发现咱们的阴谋诡计。”

    “这叫善意的谎言,还阴谋诡计!果然白骨精就是白骨精。”

    “女反派像我这样,活的潇潇洒洒,善意的谎言我不会,我就会阴谋诡计。”

    白骨精干练,她不喜欢的人和事,就全盘否定不留情面,当面瞪人当面骂,不让自己受一丁点委屈,来自婆家的委屈更是一点都不吃。

    她和Alice聊了一会儿,这事依旧无解。还是要靠阿里先生自己消化和调节,爱情的烦恼都是王八蛋,爱情的热恋又都比蜜还甜,为了这点甜惹上烦恼,值不值得都是自己心里说的才算。

    四月份的Z市迎来了阴雨天,不比二月份三月份的梅雨季节,四月份只是不停的阴雨连绵,偶尔大雨洛心似说都是给上班上学的下的雨,一到上班上学的时间点雨势就较大,过了这个点有时多云。

    天上下雨,地上冒泡,周五的早上洛心似送完若若一个人站在学校旁边的亭子外,眼看着雨不停,但是自己不走就要迟到了,打车软件已经排到了三十多位,再加上学校周边司机都不愿意过来,洛心似只能无语凝噎,这大雨真会掐点,实在不行自己只能做好落汤鸡的准备了。

    把她那标志性的双肩包举国头顶,就要准备跑向公交车站的刹那,旁边有辆车过来了,按着喇叭打开车窗,熟悉的侧脸。

    洛心似放下双肩包准备拉开前门,发现前门拉不开又赶紧去拉后门,坐在后边。

    “你怎么来了?”

    他已经看她半天了,本想着雨停他就不用上前,没想到雨越下越大,她又像个傻姑娘一样准备冲进雨里,他才开过来,换了车牌的车,又恢复冷峻容颜的人。

    “总是毛毛躁躁,下雨天怎么不带伞。”

    “带了。还有一把在我姐车上,我以为她会等我,她说她有点事先走了,伞也拿走了。”

    许君看到她姐把她俩放到路边疾驰而去,这位躁郁症患者的人生总是这般急躁。

    “最近天气不稳定,带好雨伞。”

    说罢,他从自己驾驶位左边拿出一把折叠伞,小巧精致,扔到后座上。

    “我不要。”

    “别倔。晚上说不定还会下雨,我晚上不一定有空接你。不是每次你遇到问题我都能赶得上,程润泽现在对我穷追猛打,我见你只能是抽空。”

    洛心似低头,复又抬头。

    “我有自己的思维,也有自己的办事能力。虽然我没你有钱,但是我有的你们不一定有。”

    许君从后视镜看着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她的话无法反驳。

    “还有啊,情侣之间不能送伞......寓意不好。”

    洛心似声音比较低,外面的雨突然下大了,大雨拍打着车窗,洛心似不知道他到底听没听清,后视镜里的她一直看着窗外,可是窗外除了雨水划过,一片朦胧。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触景伤情,明明人在一起,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千言万语汇不成一句话,全在心里。

    “到了。”

    许君停到了办公室正门口,不用撑伞她也不会被淋到。她要下车,车门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你姐刚才在监视你,我让你坐后边是伪装成专车司机而已。我也想你坐在前边,我可以牵着你,看着你。”

    洛心似心里五味杂陈,甜的是他在,苦的是她姐姐又监视自己。

    “去吧,我下午会回来。”

    洛心似下车之后,头也没回,做戏做全套,她还发了个朋友圈吐槽下雨只能专车,太贵了!
Tips:您的“阅读记录”将自动保存,手机电脑随时继续阅读。
灯笔小说提供各类免费全本小说,最新好看的热门小说
本站小说均来源于公开网络,如有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