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回忆杀,修复“网”的可能

复活帝国 火中物 8055 字 2天前

见事情步入正轨,需要保持帝国使徒形象的任重决定果断抽身。

他并未允许冷冻长老们公布他降临的消息。

至于原因,他没有解释。

如今他已经在心理上占据了统治地位,那么他自然不必事事都给出解释。

任重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说道:“源星殖民地这块小舢板已经调转了航向,接下来的芝麻蒜皮的小事我就不必关注了。你们建立地这管理制度虽然死板陈腐,上下隔离,但你们对殖民地的掌控力尚可。倒也还行吧。”

自打和任重接触后,全程精神高度紧张的老冰棍们听到他这算不上坦诚的嘉许,心头稍稍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这位来自高等贵族的使徒大人此时这番态度算是松了口,返回帝国后应该不会在殖民部里的大臣面前往死里弹劾他们了。

主管物资分配的贝索德斯·亚尔逊像个油滑的商人般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躬身道:“感谢使徒大人的夸奖,我们会再接再厉。”

任重摆了摆手,“听你的意思,你似乎是打算接下来不再冷冻沉眠,全程值守了?”

贝索德斯愕然,“呃。”

他心里突然有点慌。

他还真害怕任重这般要求。

其他站在荧幕前的人也纷纷紧张起来,竖起耳朵。

任重:“不必如此,第一,按照帝国律法,在非战争势态里,你们与我平级,我无权向你们提出如此苛刻的要求。另外,无此必要。你们的生命宝贵,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掉。我刚夸了你们的掌控力尚可,我的另一重意思就是,关于新的大迁徙计划与留下文明火种的计划,并不需要完全公开,只要在最顶层的架构里适当控制,避免等我们走的时候这里死得没几个人就行。”

呼。

众人暗自长出口气。

虽然任重嘴上说着平级,其实老冰棍们只觉得他是在胡萝卜加大棒地鬼话连篇。

我们信你个鬼。

他们还真怕被迫在源星上“浪费”五年寿命的使徒大人出于报复心,逼迫着他们也值班。

众人并不知晓,其实任重也长舒了口气。

九个老冰棍真要醒着值班,那他本人反而处处是掣肘,不好玩花招。

就现在这样,皆大欢喜,挺好。

任重再摆了摆手,做不耐烦状,“行了,通知下去就行,给我安排一间休息室,我去休息一下。”

这时候菲迪娜·洛克赶紧问道:“使徒大人,需要我为您安排玩具么?”

任重斜眼瞟了她一下。

菲迪娜会错了意,“我其实也很擅长……”

任重的脸板了起来,“在我的家族里,禁止发生没有感情基础的性关系。”

说完,他转身离去。

冷冻长老们对他这番表态并不觉得违和,只肃然起敬。

“不愧是高等贵族。”

“据说只有帝星里最古老的那一批贵族中才有这样严苛的族规,目的是为了维持血统的纯正。”

“他们信奉只有爱情的结晶才能诞生出更优良的基因。”

“难怪使徒大人能凭一己之力打破我们在源星里创造的阶层壁垒。”

“是的。”

……

任重跟随机械女仆去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巨大套房里。

他依然全程面无表情,只坐到能眺望星空的舷窗旁,做沉思状。

他也在努力克制着自己全身每一寸肌肉,尤其不能让肩膀松垮下来,这会被人看出他的如释重负。

任重默默看着星空,心里暗想,的确不能公开公布大迁徙计划已经变更之事。

原因很简单,现在的低等公民与荒人甚至压根就不知道大迁徙计划的存在。

那么,把这“喜讯”告诉这些人反而可能制造出巨大的混乱。

这会点燃荒人与低等公民的野心。

与其人为地去制造混乱,倒不如就让这些人继续这般傻乎乎地活着。

然后,等到真正要执行大迁徙时,完全打开发展枷锁的任氏集团必然已经对源星实现了绝对统治。

是的,任重要留给源星的不仅仅是科技与资源,还有以任氏集团为骨架的管理体系。

至于到时候的任氏集团会不会又化身新的恶龙?

任重认为不会。

他有两大理由。

第一,这是他亲手缔造的权力机构,他一直在做人员筛选。

第二,他还没死。只要他不死,即便距离以光年计,返程的时间动辄数十年,他本人就始终是那柄悬在任氏集团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其实此时的任重很想长叹一口气。

尽管自己找到了帝皇的革命这条新路,但他本人却又并不喜欢这条路,只是没得选。

他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念头纷纷扰扰。

诸多回忆涌上心头。

从自己在密林中刚刚苏醒地瞬间,又到了在星火镇里生根发芽逐渐壮大,再到后来不断蚕食与抢夺敌人的资源,迅速发展壮大,攻城略地,再又摧毁了“网”……

他一步一步往前走,走到了今天。

他做了很多我不愿意做的事,甚至成为了他原本不愿意成为的人,但都值得,因为他终究无愧于心。

最终,他只是利用窃取自时间的信息撒下一个弥天大谎,就做到了以前不敢想的事。

这过程看似简单,仿佛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在这位条时间线里甚至都没有过一次正经的刺刀见血的厮杀。

但问题的症结却又在这里,冷冻长老们的权势太大了。

神话传说里,有虔诚的信徒在佛陀的塑像前跪拜了一生,只是为了听一句佛陀的令谕。

哪怕佛陀只是说一声阿弥陀佛,这聆听到佛音的信徒也能顿悟并圆满的圆寂。

对这信徒而言,他一生的枯等看似徒劳,最终什么也没得到,甚至没能成佛,但谁又能说他的行为毫无意义呢?

至少他自己满足了。

哪怕只是在他临死前刹那的大满足,就值得上他一生的虔诚。

任重的行为与那虔诚信徒却有着几分相似,都是历经千辛万苦走到终点,却又没什么轰轰烈烈,只简简单单地演了一场戏,就算作达到了目的,拯救了百亿生命。

但任重与信徒又有本质区别。

他不是来拜佛的,他是来成佛并捣毁灵山的。

灵山之上,原有九尊大佛。

九尊大佛各掌一重天,主宰人世间。

到如今,这九尊大佛之中又添一座皮相里金光闪闪更有大道尊轮的新佛。

但这新佛是伪佛。

新佛的皮相里藏着的却又是象征着终生之苦的血红修罗之身。

……

叮铃叮铃……

套房的门铃响起。

任重抖动手指,眼前浮现视频投影,门外的竟是深讯集团创始人马中飞。

“进来。”

任重吩咐了一声。

马中飞面前的房门自行打开,他快步入内。

马中飞尚未开口,任重便先说道:“你是为了‘网’的事而来?”

马中飞先是一愣,然后旋即恭敬点头,“使徒大人果然慧眼如炬。”

任重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

随后他又道,“应该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意思吧?其他人推举你来,想来应该是我和你的子嗣马夏澄的关系最为纯粹,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合作也一直很愉快。并且,你们还分析了我的为人处世,推测在所有你们的继承人里,我最欣赏的应该就是马夏澄。我与你的旁系子嗣马潇凌又关系匪浅,所以由你来找我谈,最是恰当,是吧?”

“使徒大人您真是太通透了。”马中飞做震惊状。

“简单的人情世故罢了。”任重端起面前的茶杯,“想说什么就直说,不必藏着掖着。在我为了成为帝国使徒而学习时,我的导师曾对我说过一句话。‘当被你审查的对象试图对你欲言又止时,他通常是在尝试隐藏一些关键信息,以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马中飞:“呃……”

他觉得任重这番话仿佛有些似曾相识。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话正是源星普查官管理部的标准教材。

当初这普查官体系刚刚建立时,正是由他马中飞和另外两人简单磋商敲定了普查官教材。

教材里还真有这一句,只不过是把帝国使徒换成了源星上的普查官而已。

还没等马中飞说话,任重便又道:“我也学习了你们在源星上弄的普查官学院课程,你们弄的教材还不错,竟与我的导师的看法不谋而合。”

马中飞倒是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挠头道:“使徒大人过誉了。”

任重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再道:“说吧,你想问什么。”

马中飞吞吞口水,“使徒大人,您知道的。在九个管理员里,我的主要工作就是为‘网’提供维保服务。虽然目前深讯集团看起来发展得似乎还挺不错,但对于帝国而言,这些都是无足轻重的细枝末节。我和我的家族现在连本职工作都没有了,怪难受的。”

任重微微一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问我们是否还有办法重新启用‘网’,对吧?”

马中飞:“是的。我知道我这样的想法有些冒昧,甚至可能为您和大家都带来不必要的风险,所以我现在才以个人的身份来随便问问,不成的话就算了。我不强求的。”

说着,马中飞还略显局促地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

任重严重怀疑高雅那戴眼镜的习惯就是在某个时候见到了马中飞的形象而有样学样。

任重眯缝起眼睛,“强求?马先生你不必多虑,你强求不了我。”

马中飞尴尬道:“那倒也是。”

但此时的老马中的老马并不知道,任重的心思早已随着他开这口而完全活络了起来。

任重通过马中飞的话推理出了一个新的,他之前并未捕获到的结论。

那就是即便他已经将自己切断“网”的手段“如实相告”的前提下,这九名寻迹者的管理员依然掌握着某种手段,能在理论上恢复对“网”的控制权。

任重手中还握着“网”的识别码,但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去接管“网”。

他甚至不知道“网”和孙艾之间的缠斗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也不知道该如何在无法连接上“网”的情况下将识别码录入进去。

现在,机会似乎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任重保持镇定,看似随意地问道:“虽然这的确有风险,但如果有‘网’的帮助,我们的返程之旅的确会变得安全很多。说说看你们的方案?我听了之后再做定夺。”

马中飞:“使徒大人您知道的,在我们的寻迹者飞船上有一套备用的外接系统。”

任重嗯了一声,“知道。然后呢?”

其实他本来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他没有具体问马中飞这备用外接系统究竟是什么玩意儿,什么原理。

但任重却能自行脑补推测出来,这东西多半与21世纪的电脑一样,大约相当于一个用来给电脑安装系统的外接系统u盘,可以在不调用硬盘数据的情况下启动电脑。

“我们可以尝试将外接系统接入‘网’的应急数据接口,然后以安全模式启动它,再输入最高权限的识别码,尝试着将其强制关机并完全格式化。”

任重瞳孔一缩,“但这会有风险。毕竟‘网’的内核已经被朝圣者完全渗透,说不定会被朝圣者赋予智者级人工智能,我们未必能轻易完成格式化。并且,你们也知道,我的助手正在‘网’的无数个算力模块里与它争夺控制权,纠缠厮杀。双方正在互相牵制、互相消磨。如果启动的瞬间是我的助手占据上风还好,可如果我的助手落在了下风,事情就会有不可控的变数,对吧?现在的‘网’已经察觉了我的存在,同样的操作,我可做不到第二次。”

马中飞痛苦地点了点头,“是的,这也正是我们的顾虑。”

任重假装没听懂马中飞话语里的“我们”。

很显然,马中飞又暴露了一件事。

重新启用“网”并非他这深讯集团创始人一个人的注意,而是算上另外八人共同的决定。

这八个人的想法非常实际且单纯。

他们九人对源星的绝对控制权一直都建立在“网”的基础上。

如果没有“网”,他们就不可能改变任重这帝国使徒过于强势的客观事实。

等返回帝国后,他们九人的功绩也必然会因为划水咸鱼把“网”给玩坏了而大打折扣。

但如果在使徒任重的帮助下修复了“网”,那他们虽不说反过来压任重一头,至少也能勉强维持平衡,返回帝国后的待遇也能稍好一些。

此时,任重与马中飞各怀心思,陷入纠结。

【求月票求订阅啦!!!!!】

小说全,更新快,全免费:【APP安卓版】

继续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进入灯笔小说阅读网:www.DengB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