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碾压与合意

利用虫潮的掩护。

这勉强逃得的一线生机,然而才刚刚一秒不到,这便是被彻底锁定下来的位置,在另外一处角落里的鸠不由脸色再次一变,他很清楚自己和对面那一位宇智波一族天才的差距有多么之大。

一年半之前的脱离之战里,鸠也是作为团藏的护卫参战,将司的强大是深入到鸠的内心深处里,后面的须佐,还有那恐怖的‘雷遁术式’,都是给鸠带去了极其深刻的心理印迹。

那是自己绝对无法抵御的存在。

本来说在看到将司并没有动用万花筒写轮眼还觉得自己有一线生机可以逃窜而走的鸠,想要利用自己寄环虫作为掩护撤离,可惜这才刚刚拉开一点距离就被人家锁定位置。

‘不用万花筒写轮眼,感知力和洞察力都可以这么强吗?不,应该说是这一年半来,这个家伙又变强了!和那一次比起来!’

鸠心头猛然一震。

“轰!”

迎着对面位置里。

将司那又是爆发而出的查克拉,迫入进来的身形。

‘可恶!’

紧咬的嘴唇。

这明显无法再进一步拉开开来的距离,只能是硬着头皮正面迎接而上的鸠。

“秘术—虫云卷风之术!”

两人之间的战斗也是进入到最后的激烈时刻里。

而也是在将司步步紧逼这一位团藏手底下最强大的根部成员之一时刻,在另外一处位置里,野乃宇和兜这一对特殊的母子也是经过一番深入的交谈,真正确定了彼此的身份和交换了过去这些年里的一些情报问题!

“所以,院长你是真的打算就这样投靠岩隐村吗?”

药师兜说不上来自家院长大人的决断到底是否属于正确的,但好像在那样的情况下,这的确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别看将司似乎也是空口白话劝说野乃宇一样。

是原著粉丝们戏称的主角嘴遁。

但其实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什么叫嘴遁?凭空说大话,毫无现实意义可言,然后让敌人相信你的,那才叫嘴遁,就好比原著里鸣人最奇葩的两大场景,劝说长门和带土,鸣人的任何一句话全部都是空想主义的劝说。

什么叫做‘我永远不会放弃’‘和平一定会到来’‘我绝对会当上火影,改变世界之类的。’

归根到底,都只是热血的口号,不会放弃什么?你用什么办法来和平到来?你要如何改变世界?

作为主角的鸣人并没有提出任何具有现实意义的计划或者方案来。

永远都是在喊口号,唯一一个姑且可以算是办法的计划便是,要做到让所有人都放下仇恨,然后建立一个人与人相互信任和理解的世界,这才是许多人吐槽鸣人是嘴遁最强王者的最大原因。

言语的说服本来就是一种最常规的手段。

不提这个世界。

就提大天朝,言语的艺术在现实是指卓越的外交官,在古代那是出色的纵横家!

但是,这里都有一个前提,亦或者是共同点,那就是任何言语都要建立在实际基础上,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

而这也是将司和鸣人最大的不同,空谈理想,不知所谓的言语那叫嘴遁,瞅准现实,谈论利益和威胁的那才叫真正的说服艺术!

将司无疑是抓准了野乃宇最大的弱点,药师兜和孤儿院的那些孩子们的安危作为资本来劝说野乃宇,这是一种利益,然后再用团藏的行为作为一种威胁。

更是进而承诺未来会倾尽一切办法去拯救那些孤儿院的孩子们,双重努力之下,这才让野乃宇有所动摇。

说到底,言语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但必须要建立在现实基础上,原著里鸣人劝说长门、带土的行为着实太离谱了一点,而且更让一部分人无法接受的是,不只是说鸣人空谈理想的嘴遁可以洗白两人,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两人一个是弑师的仇人,一个是和自己父母死亡有直接关系的仇人!

鸣人居然都可以原谅这两人,进而帮两人洗白,劝说两人,不得不说,这真的是足够‘圣母’了!

这也是为什么原著里到后面,漩涡鸣人这个主角的评价也有那么一点两极分化的意味在里面。

实在是这所做出来的事情,有那么一点不人道。

将司自己都是这么觉得,至少要是把将司带入到鸣人的身份里,长门、带土、斑、黑绝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是要抹杀殆尽才可以!

不要谈什么大义、和平之类的。

作为接受过大天朝理念教育之人。

都知道孔圣人说过的一句话,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才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去做的事情!

这也是将司一直以来的行事标准,在岩隐村里面对三代土影是如此,在没有决意脱离木叶之前,面对三代火影也是如此,他是人类,就断然不会抛弃人类该有的七情六欲!

圣母情怀,那不是将司想要的东西!

在野乃宇这一边也是如此。

威逼和利诱!

才是将司的手段。

药师兜也是可以看清楚这一点,他们母子是真的很难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了,与其说是被将司说服的,还不如说是在衡量了所有情况,在必须要保障自己安危,又可以做到拯救孤儿院里的那些孩子们的基础上,自己主动做出的选择。

“是的,本来我是打算说团藏并没有打算杀掉我的意思,那我就选择在这里和那一位宇智波将司玉石俱焚,但团藏的行为无疑已经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特别是你,兜,团藏欺骗了你,也欺骗了我,如果我们还要一条路走到黑的话,不只是我们,包括孤儿院里的乌露西他们都迎来十分危险的处境,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野乃宇带着一抹愁容,低低叹了一口气说道,她相信将司吗?不,她并不相信将司,只是团藏的行为已经是让野乃宇彻底失去了其他选择的可能性,她总不能还带着药师兜去投奔其他国家忍村吧?

姑且不提是否可以顺利从将司的魔爪里逃窜出去,就单单指未来的风险和收益比值来看,那都是十分愚蠢的选择。

说来说去,这是没得选的结果。

除非野乃宇真的愿意接受自己和兜的无益死亡,然后一厢情愿的去相信团藏不会为难孤儿院里剩下的孩子们。

你觉得这可能么?

傻子都不会这么去做!

说到底,将司也只是因势利导,将一些必要的现实情报摆在野乃宇的面前,然后她自己做出这样的决断而已。

“我明白,院长。。。”

药师兜虽然只有12岁,但是已经十分成熟,在年仅六七岁时候就被团藏带走,加入到根部里接受了最严厉的培训,后面更是作为间谍混迹在诸国里,这些年下来的见闻和经历,已经是让药师兜成长了许多,不要说和原著里十二小强那样几乎可以算是在温室里成长的花朵比,哪怕是和那些经历过忍界大战的忍者比起来。

现在的药师兜也是不遑多让。

他可以很清楚的甄别出自己的处境,也很明白自家院长所做出的无奈选择。

既是为了他们自己,也是为了孤儿院的同伴们。

“但是这里的消息一旦传回去,我担心团藏那里会直接对乌露西他们动手,那样的话。。。”

而这样的选择很显然也是要承担着相应的风险,那便是如今还留在木叶隐村里的那些孤儿院孩子们。

数年之前可以让药师兜看似主动,实则被迫加入到根部里,现在更是利用野乃宇、兜这一块让剩下的孩子们进入到根部里,兜都还算是太稚嫩了一点,野乃宇才是真正意义上由根部培养出来的高级间谍,她太清楚根部的黑暗和残酷了!

她不反对,甚至也很高兴看到那些孩子们可以成为忍者,这毕竟是这个世界里地位最高的职业,但是她希望自家的孩子们可以作为一名活跃在阳光照耀之下的忍者,而不是那一种潜行在黑暗之中,死亡率更高,甚至随时有可能背负恶名死去的忍者。

“这就是要看那一位将司君,还有岩隐村的态度!”

野乃宇正色说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野乃宇可以隐隐感知到了将司是否对自己有着超常的看重,哪怕说自己作为一名高级间谍,的确有着不低的价值,但将司由内而外透露而出的一丝丝极淡的看重却是超出了‘自己本身的价值’,这是野乃宇的直觉。

当然,野乃宇并不清楚,将司之所以会这么看重她,反而不是因为她本身,却是因为药师兜,这可是一个天资极高的存在,将司并不清楚原著里的大蛇丸是如何收服药师兜的,即便知道了,也大概率不会去使用。

因为那和将司自己的风格不一致。

一如之前在草隐村里拯救玲奈母子一样。

他的确看重两人身为漩涡一族正统血脉的身份,但绝对不是用最低级、卑劣的手段去利用、压榨两人,施以恩惠,束以感情的利用才是最高境界的办法!

药师兜这里也是同理!

现在的他还没有对这个世界绝望,内心仍旧存在着独属于他的温暖和阳光,其核心人物便是药师野乃宇,将司很清楚自己只需要把握住这一点!

然后耗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这才是最有可能可以让药师兜真正归心,这才是将司的做法!

这也是一种对方明知是在利用自己,但仍旧是甘心为之驱使的最佳办法!

野乃宇固然不懂得将司真正所思所虑是什么,但不妨碍她可以得出相应的结论来,药师兜在听到自家亲如母亲的院长这一番话语,在沉思一小会之后也是轻轻点了点头。

“嗯,我明白了,院长!”

其实更相对于野乃宇在乎包括药师兜在内的孤儿院所有人,药师兜内心里的排序是有着极大不同的,野乃宇才是最重要的,他当然也是希望可以看到最欢喜的结局,但一定要做出一个选择来的话,药师兜是会选择自家这一位院长母亲,直白一点说,兜之所以在前面主动提到乌露西这些孤儿院的同伴们,固然有出自于自己的感情,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在意野乃宇的感受。

野乃宇多少也是可以察觉到这一些,但她是不可以,也不会点出来的,这既是她的温柔,也更是因为她很清楚这是兜对自己的关心和在意。

“如果可以的话,兜,和我说一说你这些年的经历吧。。。”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

那自然就不需要犹豫。

这所径直翻转过去的话题,野乃宇带着一抹怜惜之色,轻轻抚摸着药师兜的小脑袋,柔声说道。

“是,院长!”

这是常识衡量之下必定会做出的选择。

将司一点都不担心这一边的结果,可以说只要团藏那里并不改变原著里的做法,当这一批暗部精锐是带着必杀的命令,更是在药师兜出场的那一刻,野乃宇的选择便已经是注定的了。

自己是妥妥可以将野乃宇、兜两人劝服加入到岩隐村里。

不疾不徐的心态。

这已经是笃定一切的悠然之态。

却是在这一刻,和对面位置里已经是被将司打的狼狈不堪的鸠形成鲜明的对比。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虽然说鸠多少还是挣扎了一小会,但在将司宛如雷霆一般迅猛的攻势之下,鸠释放而出的所有油女一族的秘术全部都是被将司破解掉,而且还是在并没有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情况下。

这让鸠内心深处里不由是灰暗一片。

他很清楚自己必定不是将司的对手。

也做好了赴死的觉悟,但人家根本就不需要动用全部力量便是可以轻易的镇压住自己。

这种赤果果展现出来的实力悬殊差距。

让鸠的内心彻底落入到谷底位置里。

“砰!”

而又是在将司的一记重击之下,这所无法承受住的重力。

“嗖”

“咚!”

又一次重重落地的鸠,伴随着那扬起的尘土,落下的一声沉闷响声。

“哇!”

喉咙之处那克制不出的一股腥甜之味。

浓烈的鲜血喷涌而出。

‘滋滋滋’作响的雷光。

让鸠的身体陷入到了彻底麻痹的状态之中,四肢软绵绵的触感,让鸠再也无法站起身来,就连调动一丝力气在这一刻都是显得如此的艰难和痛苦。

“咔嚓!”

也是一同传递而上的力量。

让鸠所佩戴的面具再也承受不住出现一丝裂痕,然后进而极速扩大。

“砰!”

刹那间碎裂开来的面具。

暴露而出的一张略显暗沉氛围的面容,这是油女一族的惯有神色,那也是一样的黑色墨镜,唯一不同的便是那右脸之上的紫色纹路,在看到的那一刻。

将司也是眉头一挑。

“油女龙马?”

这径直浮现在将司脑海里的名字,于其说出的那一刻,对面位置里的鸠,亦或者应该说是油女龙马却是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吃惊神色而来,在他看来,宇智波将司既然会出现在这里,便是意味着岩隐村十分看重这一次的间谍追击行动,更有甚者巫女—药师野乃宇很有可能一开始便是叛变!

是以,对于这样的场景,龙马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他并不清楚将司可以这么轻易的‘认出’他的身份,可不是得益于什么情报源,而是纯粹出自于自己大脑深处里的剧情记忆,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一位油女龙马在原著里是和大蛇丸一同作为团藏部下登场,这才让将司的前世记忆多少残留了那么一丝记忆。

就一如之前碰到那些人,这些并不算是最重要的主线剧情亦或者主要人物的剧情记忆多少已经是被自己主动封存起来,但只要是看到相关人物,就会突然从大脑深处里解封冒出来。

而这一位油女龙马曾经既然可以作为大蛇丸在根部里的搭档,便是足以证明他的实力,虽然说后面肯定是达到了个人瓶颈,亦或者完全可以说是一族的上限,没有办法进一步变强,妥妥要被大蛇丸拉开距离。

但油女龙马无疑是有着精英上忍的水准。

至少从刚才的这一场战斗里便是体现出来,别看将司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但其过程并不轻松,当然,这也是因为将司并没有动用全力,也更是为了要活捉油女龙马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杀一个人和活捉一个人的难度可是截然不同的!

很清楚对面那一位油女龙马根本不会自己主动说些什么,将司自然也是懒得多做计较。

踏步而前的身影。

“写轮眼!”

面对着毫无抵抗能力可言的油女龙马。

将司很轻易的便是利用写轮眼控制住了油女龙马。

“咻!”

“砰!”

然后径直从怀里掏出的一个信号弹。

朝着天空位置发射而去。

璀璨的亮光在高空之之上绽放之际,距离将司所在位置有着不小一段距离的尾形所带领的其他岩忍们。

“上!”

也是在第一时间里朝着中央位置包围而来,在将司的指引之下,残存的三位根部成员也是一一被岩忍们擒拿或者击杀,活着也好,死了也罢,反正他们都有办法从这些根部之人的大脑里获取到他们岩隐村想要的情报!

油女龙马存粹就是因为作为控虫一族,他要是死了,体内的寄环虫必定随之死亡,研究价值就大大降低,虽然也是不错的一份礼品,但既然都要送了,就送的完美一点,这也是将司之所以大费周章的缘故。

“嗖!”

“嗖!”

将司在原地仅是多停留了一小会的时间里,残存的根部之人亦是被逐一处理掉。

随之而后。

尾形也是带着数名岩忍来到了将司所在位置里。

“将司君!”

在看到将司那一刻,这一位岩隐村的审讯部长也是面露喜色,原本他都以为这一次的间谍搜查工作要彻底失败,自觉无颜面对土影大人,没有想到最终峰回路转,不仅那一位行走的巫女踪迹被牢牢掌握住,现在更是可以多获取一批木叶隐村的根部精锐之人!

这些可都是实打实的功绩啊!

而可以有这样的结果,最大的功臣自然就是在于将司,原本之前就看将司很顺眼的尾形在这一刻也是越发满意起来,这的确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年轻人!

也难怪自家土影大人会如此看重!

最重要的是不仅仅是体现在手段和实力上,器量和心态一样十分出色!

在这一刻,尾形都是不由在内心深处里浮现出了未来的将司未必不可以成为自家村子里领军人物的念头而来。

虽然仅是那么一瞬,但也很足以说明问题了。

而这也正是大野木想要看到的展开,一点一点的让将司的英伟形象深入到村子里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里这才有利于大野木安排将司上位,毕竟影的权力虽然很大,但也不可能真的做到独裁者一般,独断专行,特别还是在继承人选择这样的问题上。

包括二代火影千手扉间断后之际,指名猿飞日斩继任三代火影,看似是千手扉间一人的独断行为,但本质上还是要看两点,一个是猿飞日斩拥有相应的实力,另外一个则是猿飞日斩有相应的威望,也就是有人支持!

团藏为什么不行呢?

他自己总以为是自己在那一次的选择里慢了半拍,才导致自己错失了火影的位置。

但实际上这仅仅只是原因之一,压根都算不上主因,归根到底还是在于团藏个人实力不如猿飞日斩,在村里的人缘和威望也比不上猿飞日斩,这两者才是根本原因!

然而团藏自己却是走入到死胡同里,亦或者是哪怕自己想明白了,却也仍旧是在不断的催眠自己。

这是团藏最愚蠢,也是最悲哀的一点。

大野木想要培养将司成为土影,自然就是要让全村人,至少是大部分人都认同才行。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这个位置不是你坐上去了可以获得别人的认可,而是获得了别人的认可才有资格坐上去!

“呵呵,尾形桑,辛苦你们在外围警备了,这一位便是这一次根部行动的指挥之人,是志村团藏的心腹部下之一,油女一族的上忍,对于我们村子来说有着很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我也是刻意留了一手。”

聪明人不需要多做交待。

一两句话便是可以点明。

全网小说免费看,更新快:【APP安卓版】

继续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进入灯笔小说网址:www.DengB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