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听说,天道快嗝屁了??

“天道..

玉帝叹息一声。

天道快嗝屁了,可惜,吾等只能瞅着看。

玉帝转头看向了下界,加油啊!

希望你真能干废灵山!

五指山上,无数的佛门弟子能量爆发化为了无数莲花与佛文,朝着重楼镇压而去!

如来面露不屑之色,讲道理?

呵呵!

这个人太单纯了,要知道,这世界上

拳头大,就是道理!

然后:

重楼一砖头拍碎了无数的佛文,然后巨大的板砖砸了下去!

眨眼间,漫天的血雨洒落,三千红尘客,八百罗汉,直接大口喷血!

重楼手持板砖,嗷嗷叫着,杀了上去,一砖头一个

“如来,你踏马非逼本尊和你讲道理?’

重楼冷笑,非常不屑,杀出去!

灵山众人被重楼砸飞,仿佛天上在下饺子。

佛血,染红了整个天空!

如来面色大变,怎么可能?

这家伙,居然就这么冲破了阵法?

等等,讲道理?

你这算什么讲道理?

“给本尊爆!’

重楼哈哈大笑,直接将所有人炸飞出去,然后冲到如来面前!

“如来,这板砖上这么大的道理二字,你看清楚了吗?”

“本尊和你讲道理!”

重楼哈哈笑着,一砖头拍出!

九头鸟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朝着重楼攻击而来!

重楼挥舞板砖,手速快速无比,比单身狗的手速都快!

噼里啪啦

九头鸟的翅膀被砸伤,八个头颅直接被砸爆了!

九头鸟惨嚎一声,跌落下去!

观音面色发白,转头就跑!

如来:

观音尊者,你敢丢下本座自己逃命?

你啥意思,你看不起本座?

你觉得本座干不过这个人?

好吧

干不过!

只见到重楼一砖将观音从天上拍了下去,然后转身朝着如来砸去。

如来伸手抵挡,咔嚓一声,胳膊直接被砸断!

如来整個人麻了!

为毛我真的干不过他啊?

说好了三清违逆天道,被关了小黑屋,这天地之间,我最强呢?

为毛我会被人给虐?

“阿弥陀佛,施主,别打了!”

如来抱头鼠窜,喊道,“做人要讲道理!”

“没错啊,本尊在和你讲道理啊!”重楼手持板砖,疯狂的砸着!

如来:

这踏马哪门子的道理啊!

如来怒吼,彻底爆发,佛光闪烁,将地面震动的仿佛要崩碎,可

然并卵!

重楼就是一块板砖,砸的如来满头大包!

“哎,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啊!

重楼感慨道,“难道,就没有人能让本尊使用炎波血刃,好好的打一场吗?”

当然了,狗圣师就算了。

这货没法打,到现在也不知道圣师到底是个什么境界。

“砰!’

突然间,这一砖头被挡住了。

重楼愕然抬头,“谁?‘

“够了!’

一道声音从天上传来,

“天道注定,佛法东渡,尔到底是何人,敢违逆天道?

漫天的佛光闪烁,一个身着锦裸袈裟,面色苍老的佛陀,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燃灯古佛!’

如来松了一口气,急忙躬身行礼。

重楼:“???”

燃灯古佛?

我咋记得,燃灯是过去佛,如来是现在佛,如来比燃灯高半级啊。

为毛这里,如来要给燃灯行礼?

重楼看着燃灯,突然笑了笑。

明白,这踏马又不是洪荒。

这只是西游降魔篇!

再说了,洪荒之外的神话传说里,燃灯还是万佛之师呢。

看来,这里沿用的是这样的设定。

只是

燃灯啊,你一个小小的玄仙,也敢在本尊面前晃荡吗?

违逆天道,价算个屁啊!

本尊想要覆灭灵山,你能代表天道吗?

“阿弥陀佛!”燃灯看着重楼,“天道在上,吾等都需敬畏,尔违逆天道

砰!

燃灯的话没说完,魔尊重楼一砖头拍死了如来。

重楼挑眉看着燃灯,耸了耸肩。

本尊摊牌了,本尊不玩儿了,本尊拍死如来,有问题吗?

燃灯:

重楼伸手一抓,抓来如来的一缕灵魂,直接以魔族搜魂术,搜索了如来的记忆,然后捏碎了他的灵魂。

重楼抬头,有些懵逼的看着燃灯。

燃灯面色不再平静,他似乎有些迷茫,如来就這麼死了?

“你去死!’

燃灯大吼一声,万道佛光從天而降,朝着重楼砸去。

重楼捏着下巴,闭上了眼睛

“你先打,本尊先整理一下如来的记忆。

重楼身上浮现了一道魔气,化为壁障,挡住了燃灯的攻击。

只见到,燃灯在虚空疯狂攻击,重楼的魔气壁障,却稳如泰山。

沙悟净本善良,因为救人,被当成了人贩子,而那些村民误会他,是因为佛门的蛊惑?

沙悟净成妖多年,未曾杀戮,最近开始为祸众生,也是因为佛门算计,植入了暴戾的记忆。

猪刚鬣成亲,被妻子和奸夫害死,而那奸夫,是歡喜佛假扮?

西方磨灭了高老庄的痕迹,是因为,

你杀我全家,我对你感恩戴德?

这就是佛门做出来的事情?

一切都是佛门的棋子,就连那个段小姐。

重楼叹息了一声,麻痹的,你们还真狠心。

居然让观音分身去和陈玄奘谈恋爱,就为了让一切回归正轨!

算了,这些西游阴谋论什么的,本尊看过太多的营销号,已经不在意了。

我在意的是

魔尊重楼笑了笑,天道快嗝屁了!

本尊突然觉得,这诸天万界精彩起来了呢。

就如同张三丰推测,我们的穿越,是否因为我们的名字?

是否,我们是转世呢?

毕竟,狗圣师的地盘,叫做轮回之地啊!

如今,诸天万界有敌,挺不错的。

至少能有点事做,不用整天的聊天喝酒侃大山。

燃灯打了半天,一脸懵逼。

这怎么可能?

我可是

重楼睁开了眼睛,散去了魔气,突然伸出手,一把掐住了燃灯的脖子。

“嘿嘿,你说,我要是弄死你

重楼咧嘴大笑,“你觉得如何?”

燃灯:

我就这么轻易的被他抓到了?

他到底是什么人?

天庭之上,玉帝骇然的看着下方,“燃灯出现了!’

太上老君咳嗽一声,“陛下,燃灯出现了,也没办法啊!”

玉帝摇了摇头,“那人会死的!‘

太上老君摸了摸胡须,“哎....陛下,咱们继续忍着吧!”

玉帝的表情变得有些颓废,“朕.........槽!”

下一刻,玉帝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他和太上老君一脸呆滞的看着下方。

什么情况?

燃灯的攻击,连他的护体魔气都打不破?

然后,他一招就掐住了燃灯的脖子?

玉帝陡然激动了起来。

“给朕个面子,抽死他!”

全网免费热门小说,更新快:【APP安卓版】

继续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进入灯笔小说网址:www.DengBi.com